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米雪鍾嘉欣的投票藝術(一)

「媽,不要迫我跟他分手,我真的很愛他。」

「傻女,阿媽就是人版,跟著個窮光蛋.... 妳也不想像我這樣,在天水圍困死一世。」

星期天,我途經天水圍,並在跨區集團的美心酒樓食晏,更神推鬼恐地與一對年輕母女搭上了檯腳。母親貌似加大碼的米雪,女兒則矮版鍾嘉欣。我原先是在按弄著手機翻查這屆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政綱,但人非草木,我怎能不分心。本著多了解時下香港女性的愛情觀,我於是順勢借手機作掩飾,目不斜視,保持應有的搭檯禮儀,其實耳朵早已經反了骨在窺聽她倆的對談。

嘉欣握緊雙拳說:「但媽,他說他會努力掙錢,到九龍買屋,還會買很多禮物逗我開心。」

米雪搖搖頭道:「唉,妳老竇當初不就是這樣哄我嘛。阿女,良禽擇木而棲,妳應該趁年輕,學徐子淇梁洛施找個有本事的男人,不要再浪費青春跟他煲無米粥!」

嘉欣激動起來說:「媽,我相信他是認真的,他不會騙我的。」

米雪悶哼了一聲道:「我不是說他存心騙妳,但有心和有能力卻是兩回事。妳也曾經應承我努力讀書考上大學,可是現在又怎樣.....」

我聽得暗暗納罕,對米雪的見識心悅誠服。回想這幾天我還在研究哪位候選人的政網最合心水,這不是在煲無米粥嗎?香港的政制敗落,議員應有的立法提案權先天被廢了武功,亦即議員根本就缺乏將政綱落實為法例的能力。蠢得我還一直在討論區跟網友爭執各候選人政綱的利弊,蹉跎歲月。都怪中學時的老師誤導,公民教育課只鼓勵學生就政綱辯論,卻疏忽闡明議員的權限及政制的不公。

嘉欣一片癡心,米雪一語道破,而所謂的政綱,都只不過是窮光蛋的一廂情願。

我猛然醒悟,一口嚥掉三籠點心,賭氣從此不再投票。

待續...

相關連結:
米雪鍾嘉欣的投票藝術(一)
米雪鍾嘉欣的投票藝術(二)
米雪鍾嘉欣的投票藝術(三)
牛樣男子

3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如果唔投就連僅有的權利都無埋喎!!
點搞!?

imak said...

我自首喇.... 我就係米雪 (黑婆版)!

eyer said...

yes sir, 咁老虎蟹都投啦。
黑雪 @v@ yumy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