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05

Rope (1948)

希治閣的電影是最乞人憎的男人。他通透妳的心思,但偏偏口非心是,轉彎抹角,往往把妳谷至滿肚氣。而他最討厭的地方就是鬼是他,神也是他。最後他總能使妳的怒氣全消,如喝完「以羅」的這一下「噓~~」。正因如此,他亦是最令妳咬牙喘氣的性伴。

兩名哈佛學生「鑑生」把無怨無仇的同學勒死,為了實踐他們的優生理論--優越的人不應受善惡對錯的倫理觀念規範。他們擁有生殺特權,可置那些一無是處的劣民於死地,何況謀殺對精英來說只是一種為社會滅垢的藝術行為。

從小老師便教要誠實,不准說謊。長大後妳當上老師,同是這樣教妳的學生。為什麼一定要誠實?為什麼不准說謊?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們太平庸不懂什麼話可說實什麼話可說空,所以最乾手淨腳的方法便只教他們要誠實。只有平凡的人方相信、依賴、須要社會的制法和道德規條。有些愚民還需要辣一點,加上神的號召,宗教的誡律。聰明的妳當然知道誠實不一定是最好的處事方法,有時候說謊會更善達。優秀的人便有這種能力判別誠實或說謊的合適時機。

這天晚上妳呼天喊地假裝了性高潮,再看著攤在妳身上那個一臉自負的男友,妳開始有點迷惑,悔覺自己的愚昧虛偽。妳轉身靠向他,決定要開心見誠,但慈愛的妳實在不忍心:「Arr... honey.... 剛才.. 其實... arr.. 不如得閒看看希治閣的電影吧...」

2 comments:

Duke of Aberdeen said...

I love "Rope", and I love reading this article. :-)

EyEr said...

yea, it's a good little movie and Hitchcock is so infuri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