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7, 2005

Smultronstället (1957) Wild Strawberries

垂垂老矣的教授突然改變了行程,由乘飛機轉為駕車,皆因夢境開始出現了死亡的預兆。接近死亡的人都會開始「反思」,不是日常聽到唸口簧般的「反思」,是蓋棺前給自己的定論。

人際關係,不外乎討論和評價別人的性格和行為,實在令人厭倦,所以他選擇了抽離,而漸漸變成了一個冷漠孤獨的老人。沒有人會想冷漠,想孤獨,但既然是「漸漸」,都是不知不覺,也就是身不由己。每個人都會為不安的心情找個出處--孤獨的人最會想當年,沉溺於昔日的快樂時光,麻醉因孤獨而帶來的憂愁,這便是他們最大的任性,亦因此換來了最大的懲罰,也就是更大的孤獨。

妳也為著不安的心情四找出處,似乎找到了些什麼?但小心只是一場「轉」,到頭來換來更大的不安。

1 comment:

Duke of Aberdeen said...

《野草莓》是我最愛的電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