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宗教4 心理作用 Religion4 Psychological Reaction

前無線電視制作的某某特輯(少看電視不肯定節目名稱),講述一個關於「負離子排毒機」的故事。

話說在各大商場有售的「負離子排毒機」,是諾貝爾得獎者的發明,只要妳將雙腳加水加鹽放在如面盤的裝置,浸腳水會慢慢由清澈透明變成污濁啡褐。銷售員聲稱浸腳水的顏色變化代表妳體內的毒素已透過排毒機由雙腳析出,遊說間運用了很多醫學的名詞。

記者尋訪到一位婦人的見證,這名用家說初試感到很震撼,想不到原來體內積聚了那麼多毒素,而使用排毒機後,的確感覺到神采飛揚。她更將排毒機推介給她的老公,說老公平時感冒,服藥後需要睡一晚才康復,但這次他使用過排毒機,轉頭淋浴後便痊癒了。

記者將排毒機帶到某大學的機械工程部門拆骨研究,工程師說水的顏色變化只是很簡單的電渡化學反應,一般中學化學課也有說明。記者又將排毒機帶到醫院找病人做實驗,醫生的分析報告指出病人使用排毒機後體內的毒素沒有明顯的減少。記者最後電郵發明者查詢,他確實是諾貝爾得獎者,但卻回覆否認是排毒機的發明人。

婦人的感受是真實不虛,而排毒機則是一個美麗的謊言。道理其實很淺白,就是心理作用。心理作用很難用科學方法推測,有些人來得顯注強烈,有些人則毫無反應,這亦是迷信的源頭。

迷信是什麼?只要正確使用安全套,避孕效果理想,無庸置疑,勝負太分明,我們不會說利用安全套避孕是迷信。那麼,迷信就必然是一些眾說紛紜的事情,受益的人或心理有反應的人容易執信,沒反應的人就多會拒信。有趣的是,兩方對立的人都喜歡暗罵對方愚蠢。

自己牙痛的感受往往比遠方戰場失去兒子的母親強烈,因此要否定個人的感受談何容易。婦人親身試過排毒機,感覺渙然一新,感覺是自己的,假不了,因而歸功排毒機的神效是人之常情。在婦人的經歷中,排毒機是她唯一的解釋。記者鍥而不捨找出其他解釋,優劣立見,但卻要負出東奔西跑的代價。我們不應該說婦人愚昧,因為要她負出記者的代價是過於苛求。排毒機一事,關鍵在於相信,只要信,心理作用就大有可為。但排毒機畢竟是實物,只要找些工程師和醫生就可以理解真相。

論神,哲學家極其量只可以用邏輯否定宗教教義所描繪的神。換句話說,世界可以有神,但理性絕不容許神是以宗教教義那種形式存在。信仰比排毒機深湛(sophisticated)萬千倍。信仰的感受可以來自神,是一種解釋,還可以來自其他的解釋,但要了解後者則需要負出很大的代價;而對教徒而言,更需要額外的勇氣和胸襟。有一點要說明,就算信仰感受的解釋數量如星如雨,也並不等於可以就此否定神的安排。神亦是眾多解釋之一。

說回排毒機的故事,我一向很欣賞正面的心理反應。婦人只要花出幾百元便可以換來身心的舒暢,絕對是物超所值,亦是我敬仰宗教的主要原因。但針沒兩頭利,輕信的人,或者更正確的說,缺乏求真精神的人是比較容易受環境影響,心理的上下波動自然大。

很多讀過兩年邏輯的人,也許對宗教有點認識,就藉此起來批判宗教,這種做法我絕不認同。要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如上的婦人,要他們透過閱讀來解決艱深的人生問題實在是不近人情和強人所難。神的存沒從來都不重要,因為就算沒有神,宗教還是能夠透過心理作用來舒解人們的憂困,絕對是價廉物美的心靈排毒機。

最後談談一位對心理作用玩得出神入化的人,他是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NLP)的始創人Dr. Richard Bandler。研討會裡,他說自己的心理治療方法是否需要理論支持無關宏旨,最重要就是能夠達到幫人的效果。就如不理黑貓白貓,捉到老鼠是好貓。Dr. Bandler更藝高人膽大,曾經向FDA(食物及藥物管理局)申請制造一種沒藥性的安心藥(placebo)。他說就算妳明知這是安心藥,吃一粒沒反應,那就乾脆吃夠十粒或二十粒,對某些人來說仍是能夠產生成效的,算是耍弄心裡作用的極致。

2 comments:

ferry said...

若你相信你的神是truth, 邏輯上便不能接受其他解釋, 因為那是絕對的.

我想不是所有宗教都是psychological reaction, 一時的心理作用又怎能解釋流存幾千年的宗教呢?

EyEr said...

若婦人相信排毒機是truth,她亦不必接受其他解釋。何況世界上有樣東西叫牛角尖,只要鑽得開心是無傷大雅的。

今天世界應該有過百上千的宗教。舉兩大古老宗教如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他們都是一神論的。若一方的神是真,那麼另一方便應該是假,但他們也不是同樣在地球流存了二千年嗎?基督教應該是反迷信的,但今天我們在電視還常常看到麥玲玲和蘇民峰拿著羅庚在指東指西嗎?

成功的宗教當然不單是靠psychological reaction,管理得宜也很重要。 而宗教還有很多誘人之處,有機會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