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7, 2006

霍金愛上羅范 Hawking in Love with CF

宇宙學大師霍金降臨香江,並屈就於科技大學演講,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是座上客。

演說後,記者循例訪問一些具頭面的大人物,羅范擺出一幅鳳仙俏臉道:「我問他信不信神,嘻嘻。他笑下笑下答他也未有定案,嘻嘻。」

霍金專研宇宙起源,問他關於神的存沒,似乎早已經成了各族鄉紳的指定提問。但這個問題竟然出自堂堂羅范的珠唇,看來她是問失了身份。宗教信仰,以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有識之士來說,好歹四十歲前就應該自行探究清楚,羅范年近半百居然還在眾目睽睽下提出這等問題,事有蹺蹊呀。

還有,信不信神,霍金其實在演講之初就回答了。他一開始引據了非洲Boshongo人的傳說。世界起源只有黑暗、水和偉大的上帝(Bumba)。一天上帝肚痛,嘔出了太陽。太陽曬乾一些水,出了陸地。上帝仍肚痛,又嘔出月亮、星星、一些動物、最後是人。霍金是英國人,英國是基督教的發跡地。霍金千里迢迢來到遠東的小島佈道,避談他的耶和華爸爸,又棄論我炎黃子孫的女媧媽媽,而偏偏不知在非洲那部落差遣個「笨伯」(Bumba)來撐場,明眼人一看必神會。羅范貴為教育界鴻儒,怎會看漏眼而多此一問,事有蹺蹊呀。

幸好,演說之末司儀毅然揭破內情,她問霍金這一輩子可有什麼未圓的雄心壯志。霍金答,他有很多宏圖,他想挖空黑洞,參透宇宙的源起,而急切的則是探求人類後百年的承傳。最後他說:「我還想瞭解女人。」顯然,霍金別有用心,結尾一句是說給台下的羅范聽。

而聰明的女人呢,對著心儀的男人,不知有心或無意,總喜歡提問一些蠢問題。

2 comments:

imak said...

"而聰明的女人呢,對著心儀的男人,不知有心或無意,總喜歡提問一些愚蠢問題。"


你這句也是別有用心, 說給坐在電腦前的女人聽.

EyEr said...

冤枉,我無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