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阿矯的長大

一位芳華正茂的女人說她「已經長大」,難免引起旁人遐想。

人一般有幾段「長大」期。小學生第一次獨立到麥當勞買餐,捧著食物盤回坐位時可以對媽咪大聲喊:「我已經大個仔啦!」少女初夜後回家,瞟見躺在沙發打盹的爸啤時也可以暗許:「我已經唔再係細路女啦!」到他們滿十八歲領過身份證,更可以指著把守投注站的小職員面斥:「Fuck off,我已經係成人啦!」

但究竟什麼叫「已經長大」?領過成人身份證便符合法律上的已經長大。看過閃卡的朋友都認同阿矯於生理上已經長大。還有心智上的已經長大,則沒有客觀的標準。這個頗弔脆,逾有學問的人只會慚愧自己所知的不足,極其量只敢充充自誇腦筋長大了不少,但「已經長大」的這個「已經」是絕不敢宣諸於口的。相反,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卻沒有這等顧慮。或許阿矯是說她的成就已經長大,以她掙過的錢,君臨過的喝采聲,這方面的風光她又確實夠資格有餘。

時代的巨輪不停轉動,走得太前或留得太後都很容易吃虧。目下身邊八十前後的朋友,除了工作的專業,日常生活的思維行徑大都維持在中學生階段。機照打,K照唱,漫畫照睇,公仔照攬。外國近年流行一個詞語叫「kidult」,是孩童(kid)和成人(adult)的拼合,形容那些四肢發達而心境天真帶傻氣的成年人,正巧反映我們這一代的社會棟樑。好些朋友甚至樂於自居為kidult一族,其拿捏時代脈搏的準繩,反而更具看破「已經長大」的入世智慧。

上回阿矯被偷拍酥肩而嗚嗚嗚,更說不知如何面對小朋友,姑且給她混了不少我們kidult的同情心。至於今趟她「已經長大」的處理手段,既然大家都嗒過閃卡的免費甜頭,倒也不妨繼續聽聽她吹弄的那支笛兒吧。然而再有下次,哭又哭過,笑又笑過,已經長大了的阿矯還可以說些什麼呢?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我們這些比較"成熟"的,
對這件事自有評價,
但不知年對紀較少的少年人又有何影響了!!

eyer said...

謝謝你的見地,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