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7, 2008

港徑8段


港徑八段的第一項挑戰是要懂得下車。巴士沿山路走,途中乘客上落冷清,沒人按鈴及沒人候車的話,司機便奉旨成了飛站將軍。雖然母親教過「路在口邊」,但這一代的青年似乎都討厭問路。好在認得站旁的小牌坊,第一試過了關,而心脈亦做滿了足夠的熱身。

走路的人背負着紅日,秉承着使命,給身體製造維他命D及讓重金屬隨汗水流失,偏偏這隻飛天蠄蟧卻優柔地在我們的頭頂嗖一聲滑過。我們受了莫名的跨下之辱,敢怒不敢言,惟有藉基督之名祈求,將善惡交托給神來安排。

人們說郊遊記緊要嗦清楚大自然的新鮮空氣。我們人云亦云,聞風坐相悅,欣歎着縷縷幽芬,還以為是什麼香茅草或尤加利葉給我們打氣,怎料卻是某生物於路中心遺下的一節食物鏈。仔細觀察,其狀迂迴,儼如朝偉和湯唯在《色戒》電影裏的萬字夾姿態,巧見物主的匠心。然而食物鏈的氣息已頗微弱,命不久矣了,既然祂別具靈性,又與我們投緣,我們便給祂誦了三遍「萬褔瑪利亞」,並以水代酒濺過三巡蒸餾水,望祂早登極樂。

所謂人善人欺天不欺,舉頭三尺有神靈,白鴿嘴醜嘅唔靈好嘅靈,明天六合彩三千六百萬頭獎究竟一注獨得抑或被瓜分尚未可知,幸而這隻飛天蠄蟧已受到應得的制裁,我們的呼喚上天是聽到的,食物鏈顯靈呀,唵嘛呢叭咪吽。

幾下骨碌登上了僅二百餘米高的「蛇脊」,香港實在無海景可言,灰茫茫一片,朋友說是煙霞,應該是瘴氣吧,彷佛愛登士家庭的烏雲陰宅。另外相中男子何以一個人揹兩個袋同樣教人惋惜。

自小受電視教育,都說鬼魂是沒影子的。影子我僥倖有了,但原來我卻沒有腿的。起初我以為我是電影裏所說「無腳的雀仔」,但雀仔又豈可沒翅膀?嗯,我真身是一棵木納的樹精。

這就是中外聞名的「愛倫坡」。傳說這個心形渾然天成,只要情侶將手按在心形上默許,然後牽手不回頭走畢全程,他們的愛便會受到眷顧。我則猜想這是麥田圈外星人的傑作。

末段這幾百級窄窄的石階最適宜玩二人三足,差錯腳可以一鑊熟。遺憾死不去,抱歉。

2 comments:

tofufa said...

可以玩猜樓梯呀~

eyer said...

咁幾百級樓梯要預備埋紙杯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