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9, 2007

Coke Zero 唔講唔覺

Coke Zero終於殺入平民超級市場,拿上手先看看營養數據,零卡路里,笑。再看看成份,色素、防腐劑,皺眉。

美國的Diet Coke是沒有添加防腐劑的,但香港的Coke Light就有。感覺有點像香港的政治局勢。可以選擇的話,我當然會揀零防腐劑的可樂,但可惜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沒所謂。既然香港人闊佬懶理,而落防腐劑對可口可樂公司有利,我的民意自然被莫視。要追求民主?還是繼續飲我們的防腐可樂吧!

知道Coke Zero是新口味可樂,第一啖就免不了帶著偏見品嘗,刻意地探索它與Diet Coke和Regular Coke的分別。味道是傾向Regular Coke,但單憑感覺還是信以新不如舊。

口味是一門很有趣的學問。看到網上一位仁兄發文強詞評擊Coke Zero難喝,其後的回應也就多數附和批評。另一位仁兄發文意見中立,其他人的回應便好壞參半。究竟那些是真心說話,那些是受人影響的學舌往往不得而知。鬼佬政客喜歡用上swing voter來形容飄忽的輿論,潛台詞表示他們有左右大局的能力。

民意總令人費解,我曾經遠赴一間大排長龍的麵店爭食魚蛋粉,但細心嘴嚼後總覺得跟我樓下那名不經傳的小店沒兩樣。問題究竟在那裡?我的舌頭遲鈍?魚蛋粉的品質控制出錯?人龍是食回憶食感情食名氣?他們享受排隊的過程?還是人云亦云,沒有人夠薑站出來說不?

味蕾的敏感度確實是因人而異,這點科學早已證實。我們偶然遇上一些百壇齋主級的食家朋友,都會禁不住怪上他們的性格。然而,這可能只是因為他們的味蕾特別敏銳,好比耳靈的音樂家能夠聽出各高低音符的頻度。若然嘴刁屬生理問題,罪就不在他們,要怪就只好怪我們的無知吧。

至於Coke Zero的味道直逼Regular Coke的神話可不可信,最老實的方法還是利用single blind,甚至double blind test來破迷。如果朋友隱瞞將一罐Coke Zero加冰倒入麥當勞紙杯(麥記的汽水質量數來不穩定)給我,我猜我會照飲無誤,未必能夠發現蹺蹊。

相關連結:神的口味測試 Pepsi Challenge of God

3 comments:

said...

我試過玩double blind test..結果係分唔到百事同可樂...哈....
coke zero我覺得入口得一啖像真度好高!!但飲完個口冇甜味個一下嚇親我!

kristie said...

我係百壇齋主型食家,因為我覺得好唔食得過我煮既點解我唔自己去煮?

EyEr said...

我諗特登去分都分到,不過好時習慣成自然就無乜刻意留神。飲完點樣可以知個口仲有冇甜呢,除非同人咀咀 T^T

我睇片睇字都係咁,如果我都諗到寫到既,做乜仲要去睇。不過睇野唔同食野,文字源遠流長,我打跛個腦都仲有大把野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