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4, 2007

委內瑞拉(一) Venezuela 1

他是唯一沒有欺騙過妳的男人。

那年中午,妳在新入職的公司埋頭苦幹趕計劃書,他忽然來電說:「快請假,我們今晚就去委内瑞拉。」

「不要說笑,」妳即時反應說「我正忙得要命呀!」

「不是說笑,甜兒!妳常常埋怨說想多了解我的過去,我曾經在委内瑞拉做過一個學期的交換生,現在就帶妳去。」

他就是有著這股典型的少爺脾氣,想到認為對的事便要立刻行動。但他又不似一般的二世祖,他從來都不會輕看別人,或擺出些不可一世的架子,只是偶然為著使別人迅速接受他的善意,會略為施壓要脅一下。而當年的妳也實在年輕,事業與愛情的抉擇,對妳來說並不是什麼難題。或許,妳也同樣懷著一股大小姐的脾氣。

妳戰戰競競走往上司的辦公室,思考著應該如何開口。畢竟為著男友的一句話而延擱工作的責任,情理上始終說不過去,何況公司上下正為著一單大生意在拚命。

妳敲過門入到上司的房間,她示意妳等等,繼續簽閱一些文件。

上司是位四旬以上的事業型女性。她性格爽快進取、外表清秀逸麗,不認識她的人猜她最多只有三十歲。她仍然獨身,莫視婚姻制度,感情生活卻多姿多彩。城中追求她的公子哥兒不計其數,據聞「The One」和「上海姑爺」也曾經拜倒她的石榴裙下。公司的同事都視她為偶像,一些男同事更封她為女神。妳也很仰慕她,希望有朝一日亦能夠擁有她的成就。

此時房間只有妳和她,除了一些鋼筆與紙章的磨擦聲,氣氛靜得令人不安。妳隱約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彷佛在責備著妳的任性。

上司終於把筆放下,微笑對妳說:「對不起,美國總公司剛傳來幾份文件,嚷著要優先處理,這班鬼頭真難服侍。是啊,妳有事找我嗎?」

妳的手心還在冒汗:「我...想請...一星期的假期...」

上司的眉頭略皺,聲線關切地問:「有什麼事嗎?關於工作的?還是家庭有事?」

妳垂下頭,不敢正視她,也不知道怎樣回應。

她注視著妳,續道:「有什麼事直說就可以。妳也不是那些善於編謊話的人。」

妳知道上司最討厭別人顧左右言他,便咪著眼睛一口氣把話說出:「我男友說今晚要帶我離國外遊...」

上司並沒有預期的生氣,反而笑了起來:「妳也知道公司正為小超人的合約打仗,因為兒女私情我不會批准妳的請假。妳若然想著私奔,妳還在試用期,可以選擇辭職。我一向都很欣賞妳的工作表現,但世事往往很難兩全其美。」

妳沒有多作猶豫便回答:「我是有了決定才來找妳的。」

「那好吧。生命的路途是由妳自己掌握的,我亦沒有能力預言妳的選擇是對還是錯。不過希望妳能夠將手頭的工作交妥給Sandy才走。」

「對不起。我一定會將事情交代好才走的。」

「那我祝妳旅途愉快。你們打算到什麼地方?」

「委內瑞拉。」

上司「哈哈哈」大笑,妳走到房門轉頭道:「我很感謝妳這些日子的栽培。」

她微笑說:「放心去吧,年輕人。我相信妳不會後悔的。」

走出上司的辦公室,妳鬆了一口氣,猜想著她的大笑和祝福。莫非她也曾經?

然而對於妳來說,委內瑞拉是一處陌生的地方,感覺上只是非洲裡的一些落後小國。

晚上,妳與男友登上了飛機的商務客位。他分付了空中小姐說想靜靜休息,然後對妳說:「這是長途機,一到步我們便開始活動,現在先好好休息。」

妳倚著他的肩膀,大家蓋著同一張毛毯,等待著另一片天地的到臨。

相關連結:Globe Trekker - Venezuela

6 comments:

冬冬 said...

為了跟男友去旅行而犧牲份工? 真是年輕得可以﹐還要沒有家庭負擔才行! :)

EyEr said...

其實有錢乜都得,年輕只是藉口。好似大契個仔幾億遺產,花天酒地幾世都用唔完,反而雄心壯志做生意則可能會敗晒成幅身家。

冬冬 said...

你做乜又挑引我呀??? 大契死左我好傷心呀~~~~~~>_<~~~~~~~~~~~~~~~

EyEr said...

咁頭家點算呀... 頭家無啦....
唔睇啦..... 睇邊個死邊個...... 以後都唔睇啦.......

J Chou said...

在期待下篇呢.. :p (覺得應該會有更多想像空間)

btw, 為何是去"委內瑞拉"? 除了偶有踢進世界盃32強之外, 對這南美國家很陌生呢? .. 或者就中選在她的陌生之處? ^^

eyer said...

可能會爛尾的,因為遲遲提不起勁續,而這篇其實已是兩個月前寫落的... 至於選委內瑞拉,沒有麼特別原因,或許也是貪她有點陌生吧。你應該聽過加勒比海caribbean sea,就是她的海岸線,而她的人民亦曾經被投票為全地球最快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