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05

等候 Awaiting

陽光普照,報紙佬埋頭在排報紙,腸粉姨姨的剪刀錚錚響,學童邊笑唱邊蹦跳,妳喜歡這樣晴朗的一天,相信會是一個好開始。妳如常走到巴士站候車上班。好了,不消半分鐘巴士便來,是好兆頭,在妳登車之際,這一剎那,妳感覺到手臂一陣濕泣,是一個膚色粗黑的大陸佬突然從旁竄插打尖,剛巧他滿汗的手臂與妳的手臂逢緣。妳破口一聲「FUCK」,一向文靜的妳也實在忍不住。妳討厭這些人,痛恨這些無禮野蠻連排隊也不懂的人。

中午食晏,妳走進麥當勞,選了一條較短的隊來排,但人少極也有五個人在妳之前。等呀等,比妳遲來排在隔鄰隊的人也在點食物,而妳還是卡在等三位。「收銀哥仔,爽手,吃了屎呀!」「肥師奶,叫那麼多,生漬嗎?」妳沒有說出口,只是怨睥著他們,比起今早的大陸佬,他們又算什麼。看著其他隊的人逐一離妳而去,妳不禁感到被遺棄:「神,你不再愛我了嗎?」

簡簡單單吃過便算,妳沒有胃口,剩下了半包薯條和四份一個魚柳包。看看手錶還有十五分鐘午飯時間,早回公司也不能好好的休息,妳決定到銀行辦些事情。又是排隊,但這裡只有一條隊。等約五分鐘,到妳了,顯示燈指示五號櫃台。妳走過去,職員對妳微笑,十分懇切地處理妳的帳戶和解答妳的問題。妳偷偷看著他在為妳認真服務,再看看他的名牌--Michael Lai, Management Trainee. 離開門口時,妳回頭望望五號櫃台,看到Michael也正在看妳。YES!

1 comment:

EyEr said...

地球上有些部落的人真的還未適應排隊。對妳而言,排隊如斯理所當然;對他們來說,排隊剛是文明的開端。他們所懂的是搶,搶包山的搶,誰夠兇,誰夠壯就有權拔頭籌。遇著兩個鐵漢碰頭,互不相讓,互不服輸,便須要打一場來分先後。人類慢慢文明,便演化出排隊,以先到先得取締爭先恐後,又以一隊多排優於多隊多排。排隊從來都不簡單,是發展中國家文明最可靠的指標。記著,今天妳討厭這些人,沒有體諒他們的落後。在排隊方面,妳確實較文明,但在其他領域,妳敢保證自己又不是一個原始蠻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