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2, 2006

The Sacred Brokeback Mountain 神聖的斷背山

所有刻骨銘心的愛情,開始都是神聖的,就如宗教儀式般,每一個細節都是神的安排。

這個晚上,天氣乍暖還寒,你突然冷醒,聽到窗外的風雨聲,望著身旁新婚的妻子,你想起了她。

她是你讀傳理系時的同學,你們被編成一組,負責編輯一則專題報導。整個星期,晚飯後,你都會走到她宿舍裡,大家把收集得來的剪報、問卷、人物訪問等資料堆砌研究。如是者,每天晚上你們都得共處幾小時,有講有笑,有吵有鬧,至深夜你才趕搭尾班巴士回家。

週末前的晚上,報告終於做好了,辛勞換來的喜悅是最可貴的。但在歡樂的背後,你感到一陣失落。她可能也有這種感覺,所以她提議:「時間尚早,如果你不急著走,不如買幾罐啤酒來慶祝下啦。」你到附近的7-11買了半打「喜力」,大家開始輕輕鬆鬆地傾談一些功課以外的鎖事,也論及畢業後的悵惘和理想。你沒有喝酒的習慣,喝了兩罐多你便躺在那張吹氣沙發上睡著,而她並沒有把你吵醒。

同樣的風聲、同樣的雨聲、同樣的黑夜。

你被寒冷的氣溫弄醒,察覺到她已經在床上睡著。你仍然有一點宿醉,給了自己藉口:「尾班車又走了,還是等到明早搭頭班車走吧。」你蜷縮在沙發上顫動著,手臂抱著臉,嘗試把喘息的鼻水聲壓至最低。怎樣堅持,也敵不過寒夜,你接連打了三個噴嚏把她弄醒了。

「你很冷嗎?過來這邊吧。」她帶著朦鬆的睡聲對你說,你也帶著朦鬆的步伐走到她床邊。她縮至床的內端,背對你側睡。你猶豫了一會,掀起綿被,睡在另一端,面對著天花板,靜靜地聽著她的呼吸聲。你一直都很緊張,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握住了你的手放在她腰間。這是你們的第一次,亦是你生命中最難忘的一次。

一段一段你和她的往事不停地浮現在你的腦海,你禁不住哭了。

「Honey,你沒事嗎?」妻子給你的抽泣聲弄醒。

「沒,剛剛發了場噩夢...」

妻子坐了起來,輕撫著你,溫柔地說:「沒事啦,有我在嘛。」

你也轉身對著她,在幽黑的房間裡,纏擁著她狂吻,並隱隱地說了聲:「我愛妳,很愛妳...」

相關文章:
Brokeback Mountain (2005) 斷背山

4 comments:

Karvitz said...

我仍然為這套戲暗地裡可惜
看到你這個版本.... 也有這個感覺..

多謝

EyEr said...

為什麼覺得可惜呢?

Karvitz said...

可惜是來自他們兩個不可能再走在一起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