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林風眠藝術展 The Art of Lin Fengmian

世紀先驅 — 林風眠藝術展
香港藝術館 2007/04/04 - 06/03

我對視覺藝術的領會最淺薄,言不由衷的話不敢多說。一些專家認為藝術創作最終講究學問,喜歡這觀點,二三十年後我或者能夠認識更多。

古典音樂算是找到入口,文學詩詞彷佛悟得出處,但視覺藝術的欣賞始終進退維谷。我明白對光的感應很重要,但成長自都市,缺乏在田野間坐看雲起的經歷,錯失了便再掙不來。自己的手指又笨拙,少小時握筷子苟且,導致玩轉筆不到兩下便掉落,鑄定不是搞書法繪畫的材料。至於感情,人非草木,兒時畫香蕉,兩筆黃半尾黑,再掃幾點紅,我說香蕉衰老流血呀,把美勞老師嚇了一跳。她沒有罵我亂來,是尊重創作吧,她也喜歡塞尚嗎?

莫奈說:"People discuss my art and pretend to understand as if it were necessary to understand, when it's simply necessary to love."

林風眠說:「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

藝術欣賞多少需要體會明白的,而自己的見解卻往往迂回於作者的原意。與其搶著指出作者表達什麼什麼,莫如乾脆吐露對其作品的鍾愛吧。我想,懂創作懂藝術的人,都很厭悶聽到別人糊來的分析。對於喜愛的作品,道出自己的觀感也許足夠了,毋須下下強為作者出頭解說。說得多,大師也會頭痛。

視覺藝術我最會欣賞上帝創造的美人兒。然而夢境裡和油畫裡的美女一般比現實的可愛。是的,言多只會使美人失色。但林老筆下的仕女似乎都忍懷著千言萬語的情結,猶恐趕不及逐一訴說給我知。欲語還休,咫尺默言,我不能自己,醉了。

星期六下午藝術館人不多,還見到張永霖。

有心帶女伴往誇耀的男生,不妨先背熟張五常寫林風眠的兩篇舊文:
法國印象派終於太古城 — 我看林風眠先生
似非而是 — 為林風眠畫展序

相關連結:隔牆有耳:還林風眠一個畫展

7 comments:

kristie said...

呢篇寫得好好,道出左我讀藝史又讀藝術的矛盾,要永久收藏.

J Chou said...

n年前台北國父紀念館也展過林風眠畫展, 我去走了兩回。很感動..

想起大師文革時親手盡毀畫作浸浴缸、沖入馬桶, 對應這「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一句, 真是感慨。

eyer said...

krispy, 呢篇隨意寫就「好好」,咁我真係唔知應該點寫,你地都好鬼友善。讀藝史同讀藝術有乜矛盾呢。鬼佬除左欣賞作品本身既藝術成就,更重視作品對藝術思想既影響,後者應該係藝史的學問吧。印像中揀讀藝史d人好勁架,起碼都係高等華人。

JJ, 我每讀林老文革時的遭遇都很悲動,看到他晚期的作品,尤其六四後那幾幅,都會想像他是帶著怎樣的心情下筆。

kristie said...

呀眼,
我係讀Art History又讀Art Studio,即係除了寫大堆的廢話講幾百年前某幾個人同幾百年後某幾個寫了更大堆廢話講之前呢幾個人的人之間的思想影響外,我亦落手落腳make art,一邊make一邊覺得藝史好廢,唔知點解有啲人連畫筆都唔識揸便可以廢話一輪講作品背後的意義及你估呢個藝術家當時有否紀錄融會歷史,不過注意呢個藝術家其實已經係歷史的一部份,佢的作品影響了後來人們對藝術的認知及其他藝術家對藝術的註釋喎.頂,所以藝術家生平最討厭就係art critic.

揀讀藝史d人係好勁,你唔見我係度扮緊高等華人咩.

eyer said...

係呀,聽d勁人講,庸才既評注多數廢話,既然佢地自己都未到過果種高層次,批評又點可能有份量呢。照咁睇,你扮唔係高等華人都已經扮得以真亂假。

另外,唔知你有冇聽過德國作家 Wolfgang 所著的《A Theory of Art History》,係呢篇文章介紹http://nscheung.blogspot.com/1992/10/blog-post_02.html。我諗緊唔知讀完可唔可以舢板充炮艇扮下野。

kristie said...

睇下你充炮艇係想充邊類,如果你係想帶女仔去museum up下d藝史小故事,我會介紹你睇另一個德佬Gombrich既《Story of Art》(德文Geschichte意思係story,亦係history,係咪好神奇呢?).《A Theory of Art History》似乎比較注重當代theory,充俾一般人睇,d人恐怕會覺得你似癲佬多d.如真係有興趣讀art theory,又想挑戰d睇到嘔白泡既文章,不妨考慮下Panofsky,Wolfflin,同Riegl呢幾位so-called藝史之父(我稱他們為廢話之王).

eyer said...

唉,講揀書睇真係頭痛,有得揀就梗係揀本簡而清既書,但寫得好既書似乎唔多。可知我揀書讀既掩尖拍得住你條脷。你講果d「廢話」書,係咪讀完唔係了解藝術本身既發展,而係了解對修藝史學生既思想影響。好似讀聖經咁,讀黎唔係為了解神做過d乜,而係了解對教徒心理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