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6, 2007

為教徒辯 The God's Advocate

批評宗教最厲害的是年輕人;宣揚宗教最忘我的也是年輕人。

記得少小時,特別愛聽流行歌曲,每每將唱機推至大大聲,總覺得聽歌要轟耳才夠情調。還有,就是心裡總一廂情願希望別人聽到及認同自己對音樂的品味。不知從那裡學來,自幼便喜歡把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介紹給別人。聽到好的音樂、看到好的電影、吃到好的食物,比比皆是。朋友稱許固然開心,但遭否卻,我則會先怨懟別人矇昧,可謂少不更事。

今天仍然樂於左推右介,但熱情卻給歲月浪淘了不少。朋友向我推薦事物,有合心水的,也有唯唯諾諾的。倒過來想,朋友同樣未必百份百欣賞我的推介。現在聽音樂,就算是天籟的梵音,也不敢放縱播得太大聲,顧慮到騷擾別人的感受,明白到天高與地厚。

俯仰商業社會的演化,你或許也遇過一些售貨員,尤其在落後地區或低檔店鋪,他們總像吊靴鬼般跟出跟入,及賣花讚花香地不斷落嘴頭。而在文明地區或高檔店鋪,售貨員則只會微笑打一聲招呼,然後被動地靜侯顧客的呼喚。

年輕初信的教徒往往特別投入,宗教對他們的震撼排山倒海,也催使他們出於好意地把信仰硬銷。而世故老練的神父牧師,他們則反而不諱言宗教的荒唐,懂得避重就輕,擇善固執。儘然略欠年輕教徒的衝勁激情,但逢人求問之,他們皆欣然循循善導。

自恃邏輯理性的朋友都會同意,求真思想絕非與生俱來,而是經過我們刻苦磨練得來的知識。與年輕初信的教徒一樣,我們受到科學精神的震撼,對觀察世事換上新的眼界。因此開端也很容易走火入魔,尤如低劣的推銷員般自吹自擂。批判宗教謬誤雖然是鍛煉理智的必經課題,但當我們吶喊教徒冥頑不靈,其實也只不過是銅幣的另一面,好比少年人炸音樂般的自我膨脹而矣。

宗教昭然不盡完美,我們批評,教徒死口否認,這種小腦條件反射的糾纏實無意義。或者是因為我們年輕,接觸到的教徒也相對年輕,因此被他們片面之詞誤導了我們對宗教的認識。無庸置疑,宗教曾經有很多不光彩的歷史,但經過多年自我完善,今天的宗教已經進化得相當可取。活著總有數不清的人生問題,信仰與宗教組織就有能力為人們解困舒憂。

我們自己知自己事,理性邏輯是一門很艱僻的知識,對於追求學問是必須,但對於追求輕鬆寫意的生活則不然,至於消解人生問題更是力所不逮。人各有志,「不要信只要問」比「不要問只要信」的路崎嶇難行,我們又何必強人所難?說不定到我們知命之年,經歷過半生的思想承擔,到時才停下來細味宗教的恬靜安逸,也未嘗不是一件美事。

何況教徒的父母不是我們,教徒的兒女不是我們,教徒的情人不是我們,既然我們沒法直接幫助他們,又臆斷他們與理性邏輯絕緣,那麼就讓他們及早歸信宗教不是更好嗎?

3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有時某些人與某些人是永遠溝通不了的!

秋冬泉 said...

這種想法層次很高,個人而言,怎麼說呢,就是有種自然而然的味道──我很欣賞啊。

EyEr said...

溝通不了也沒所謂,因為某些人與某些人各自有屬於自己的圍內社會。

層次高不敢說。感覺上邏輯批判是只看樹木本身。現在學習從環境演化著手,算是看森林整體吧。其實我也很想知道下一步還可以怎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