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4, 2004

商台炒大班事件 - 言論自由、理性感性

先報立場,我聽了《風波》七年。

俞琤說錯了話,錯估民(客)意,算是處理失當。她搬弄言論自由、理性感性,這些都是頗抽象的名詞,常給人掛在口邊,但真懂的,可能只得二三子。先談大班的節目是感性或是理性。我會說,他的節目理性及格,人性爆燈,市場作証。試問一個時事評論節目,主持欠理性,還能長踞收聽率最高的電台節目多年嗎?談到理性,我會想到邏輯思維和科學精神,都是我嚮往的學問,就我皮毛的見識,我會給大班及格,記著及格不等於滿分。我認為理性是溝通的基礎,是一個安全網,說話要精采動人,還需要大耍感性的雜技、鋼線上跳熱舞、矇眼玩空中飛人,加起來就是不朽的人性showmanship。很多人批評大班罵人大聲,不給別人說話機會,這是一個奇怪的社會現象,我不以為然,只聞他的內容make sense便收貨,每每覺得他罵得有理。大班不時會發火惡罵,可能出於情緒,其實也可以是策略,兩者並存亦無衝突,我相信大班是固中高手。幾年前蕭若元加入烽煙,評事中肯獨到,相當不錯,但大班持的則是民情的平衡,抓準了遊戲的玩法,原來如此。

李慧玲在《政事有心人》曾多次強調她的言論很自由,絲毫不覺商台收窄她的言論空間。我信她是說真話,但頗反感。李鵬飛也曾數次向梁文道提及層次、影響力不同,廚房的熱度不同的簡單道理。若真有大陸佬施壓,他們只針對影響力大的名咀,新任主持未成氣候,任憑他們嗌破喉嚨,也沒所謂。大班毓民給稱為人民喉舌,他倆封咪,代表市民公開的聲音驟減,算是言論自由受阻了。

1 comment:

Duke of Aberdeen said...

我從來不喜歡大班,覺得他很吵耳。我總覺得,概然道理在你的一方,用不著大叫,大叫只要減低你的可信性。情形如你不喜歡李慧玲一樣。如果言論自由沒有收窄,用不著三秒說一次。

大班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複雜。

但俞琤也活該。他錯在太Out但不自知。Out是說他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和反應,作為一個煤體的主管,是不稱職了。他沒有錯,有也不至死,如阿董一樣,需要「收皮」。收皮後大家會懷念他,尊敬他。

俞琤領導下的商台太多有陳義過高的「金句」,處變不驚,繼續揚聲,現在聽起來覺得特別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