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1, 2006

Sooff - 跳樓埋邊 Jump Off This Way

自從在sooff建了這座高8層的「跳樓塔」,並用麥當勞色做了「跳樓埋邊」的海報後,怪事疊來,這星期相繼有人跳樓撻死。

中學的女教員
扼老婆頸至紫頭的老公
肥谷的母親
精神病發的男子
身首異處的男子

心理學家說:這是"perception"的問題,因為建了「跳樓塔」後,你會特別留意跳樓的新聞。
社會學家說:香港近700萬人口的城市,每天有人自殺輕生是正常的社會現象。

都是沒趣的說法,討厭!
我感受到的,你們都感受不到。
明明就是那座「跳樓塔」作祟。
不見得那個燒炭自殺的少男死得去。
不見得那個割脈自殺的少女死得去。
為什麼燒炭割脈的死不去,偏偏只有跳樓的才.......

神學家說:根據教義,自殺是惡罪,死後不能投胎,不能上天堂。

簡直發神經呀!
你們相信的宗教涼薄我不管呀。
他們不是病死老死,而是因為熬不過痛苦自殺的,你們有沒有同情心!
我相信的宗教是寬宏慈愛的,我會為他們衷心祈禱,安息吧。

後記:今天蘋果報導一名「一樓鴨」的青年為情服藥自殺死了,淒怨感人。你愛的人不了解你,但我明白你。雖然你不是選擇跳樓,我也會為你祈禱,等我,轉頭見。

5 comments:

winki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winking said...

在你家玩跳樓遊戲一點也不好玩,無論跳上數千百次,都不會死掉,連那掉落地上以前,那種往下墮的速度感也沒有...

尋死或許也有那麼一剎那的刺激感覺吧?像是要向這世界這社會大聲宣告: 我受不了你!永別吧這狗樣的人生!

或許還有一種很暢快的感覺也說不定,至少於我而言是這樣的...

我也曾嘗試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卻從沒有想過躍身一跳,因為對這肉體畢竟還是頗眷戀的。要麻煩人家將我的屍首重組,勞煩那些仵工替我收拾殘肢,清理那惱人的血漿及腦漿...想著也很受不了...

綜觀我這一生,都是蠻替人設想的,當然好心做壞事的情況總是避免不了的...

早上的時光最適合思考,胡言亂語了一大番,就連主題本身也偏離了,彷彿將它丟落在地上,還一腳踏在上面那樣...

Monk EyEr, 我沒有不敬的心,只是你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很多的事情,而那些,已經超越了我能好好處理那情感的範圍...

要是我要死,我會選擇在薰衣草花田上,割破我的手腕,讓我的鮮血染滿那紫色的花田,在落日餘暉下幻化著詭譎的色彩...

哈~如果那圖案能像朵玫瑰或是什麼花的話,那就最好不過了...

Flowers of Evil......

PS, 我要引用你這篇文章啊~如有異議請告知....不好意思呢~:p

EyEr said...

那會是一朵曼陀羅。

像你這樣婆婆媽媽,一定自殺不遂。
不要來「逆反心理」逞強鬥氣去自殺。
激將法說穿了就沒有趣味,負負得正,你會活得愉快。

winking said...

像你這樣婆婆媽媽,一定自殺不遂。

-----------------------------

-_-............

對有思想有自制能力的人來說,激將法就等同外星生活模式...

難怪大叔你喜歡看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 la~~haha

EyEr said...

大姑高見。我也想寫一本叫《Men Are From Earth, Women Are From Earth 男女一Q樣》.

不過已經有人寫過,慳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