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8, 2006

麥田搜望者 The Craver in the Rye

一位冷豔的妹妹說:「我的問題是....我不知道誰最愛我。我不知道誰最終愛我。」

我問她:「那妳有什麼打算?一直等,等至妳弄清楚明白?」

她默言,我也沒追問。

似乎很多人的煩惱並不單是「愛」,而是困於「最」。「最」是來自比較所得出來的結論,「愛」是需要投入才能體會的情感。關於「最愛」,我不懂得憑空可以想出什麼答案來。這亦令我想起一個麥田的故事。實質的情節我不太記得,那又任我自由發揮吧。

*******************************************
天神對少女說:「前面這遍麥田,妳可以在日落之前摘一棵妳最喜歡的麥穗。但妳只可以一直向前走,不能回頭。」

少女滿心歡喜走呀走。不遠處,她便看到一棵茁壯拔萃的麥穗。在她打算採摘時,她眼尾又瞄到前面一棵金碧生輝的麥穗。如是者,她不停向前走呀走,亦不斷發現令她喜出望外的麥穗。她不想白白浪費這一次機會,決心要找一棵完美的麥穗。不知不覺,斜陽漸遠,少女開始心慌,最終只是在身旁急亂摘下一棵也過得去的麥穗,心裡猶有餘悸。

********************************************
又有一個青年,天神對他說了同樣的話。

青年走了兩步,摘下一棵屈折了的麥穗,然後走回天神面前。

天神說:「我不是說只可以向前走,不可回頭嗎?」

青年答:「我是在麥田外把這棵麥穗摘下的,還未正式踏進麥田,應該不算吧。」

天神說:「好吧,我批准你保留這棵麥穗,並再給你機會往麥田內挑一棵你最喜歡的。」

青年答:「不用了,我已經摘下我最喜歡的麥穗。你看,這棵麥穗隱隱散發著一陣清幽旖旎的氣質。我猜它多半是給人不小心踏折了,因此人們才忽略冷落了它。」

天神笑笑說:「好吧。既然你不想再入麥田,那我就給你一個願望,換你手中那棵麥穗,儘管說吧。」

青年想了想,也笑笑答:「寬我直言,天神大人。我猜你這個麥田遊戲的目的是有心愚弄人類。而你剛剛給我這一個願望也是。現在,我擁有這棵麥穗已經心足,其他什麼都不需要了,亦不想再多想。對不起,我要趕快帶它回家好好照料。謝過!」

相關文章
The Manchurian Candidate (2004)

6 comments:

winking said...

這讓我想起經濟學的opportunity cost:

"The value of a benefit forgone in favour of an alternative course of action."

人類最愚蠢的地方是,永遠認為得不到的東西才是最好的,得到了,就不會珍惜。

"Every action has an opportunity cost because if you had not pursued course A you would have taken course B, which may or may not have provided a better return."

We don't believe that at all...haha

EyEr said...

閣下的經濟學很獨到,晚生答不上口。

ferry said...

曾經有位內地同胞給我說過差不多的故事,但主角不是麥穗而是波蘿...;D

winking said...

吓?!照字搬過網,有甚麼獨到可言?!而且我的經濟科都沒有拿到過A啊~

人心沒有厭足,吃著自己的一碗飯,眼睛總忙不迭往鍋子裡瞧......

知足常樂,四字是淺,了悟並能行之卻深~

EyEr said...

知足常樂。

常常說很多人不懂珍惜現狀,其實是說錯了,很多人根本就不懂得享受現狀。

很多人會不斷買買買書,但他們甚少看,既然沒有好好享受體味過現狀,又何來珍惜,又何來知足呢。剛剛想到這點,有空寫幾十字玩玩。

winking said...

噢~我有個習慣,很down的時候就會狂買書......

所以書的數目愈多,代表不快樂的時間愈頻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