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1988)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一個沉重的故事,是不應該近聖誕節看的。別人的歷史,自己的經驗,故事其實不新鮮,但斷斷續續翻看不同角色的片段,重投他們的感情,沉重之心油然而生。

年輕的醫生,仁智的地位,野獸的欲念,永遠是最能夠迷倒女人的配方。每個人都有一些奇怪的執著,Tomas到處播情,但從來都不會跟女人留宿。某天,一個來自小鎮與Tomas僅有一臉之緣的柔弱姑娘,千里迢迢帶著少女的孤憤,來到城市找Tomas. 不知道醫生是否都善於借看病來與女人親近,Tomas與Tereza認識不夠一小時,噴嚏打少於十個,說話攀不上一百句,便履行了人類天生的使命。矜持只是女人理性的面具,這夜,Tereza緊緊扣著Tomas至天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來自愛人的輕怠、莫情、嬌慣、不在乎。所愛的人越「輕」,自己生命中的承受便越「重」。電影裡交代了平衡輕重的方法--增加內心輸出的「輕-報復」,減少對方輸入的「重-遠離誘惑」--都合乎人類的原始本性。誰說愛情不能數算?歡笑便是正數,悲哭便是負數。愛情從來都是一盤數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內心帳簿。或者準確一點說,愛情不是精算學,而是模糊數學。妳的在乎,便是妳內心計算的反映。

至於劇中的Sabina,她求不到愛情的等號,生命中永遠有一條難解的數,隱隱地承受著,有誰會比我更同情她。

1 comment:

OLY said...

這部電影我只是看過一次,當時不太明白,只有很模糊的、沉鬱的印象。隨著閱歷漸長,對捷克這個國家又多了解,才開始體會到米蘭昆德拉所說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